Dr Michael Flower撰写 Dr Ed Wild编辑 Xi Cao译制

青少年亨廷顿舞蹈症非常罕见,但一个新研究帮助我们了解了青少年舞蹈症的症状、以及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症状是如何变化的。这非常的重要。因为这能帮助我们弄清楚在儿童中亨廷顿蛋白是否可以降低和是否可以使用其他治疗方法。

青少年亨廷顿舞蹈症是什么?

在20岁前出现亨廷顿舞蹈症的症状,我们称之为青少年型亨廷顿病(juvenile-onset HD)或青少年亨廷顿舞蹈症(JHD)。

这些关于HD 如何影响青少年的新见解将帮助我们为这群备受忽视的孩子们带来治疗的潜力。
这些关于HD 如何影响青少年的新见解将帮助我们为这群备受忽视的孩子们带来治疗的潜力。

在亨廷顿基因被发现后不久,研究人员发现患者的发病年龄与亨廷顿基因中异常DNA重复的长度之间有很强的关系。

DNA是由数十亿个A(腺嘌呤)、T(胸腺嘧啶)、C(胞嘧啶)和G(鸟嘌呤)这些“字母”组成的。在导致亨廷顿舞蹈症的基因中,CAG三核苷酸在一遍又一遍地重复。也有很多例外情况,但是一般来说,CAG三核苷酸重复次数越多,症状开始的越早。

每20例亨廷顿舞蹈症患者中,约有1人的亨廷顿基因中的CAG重复次数约为60次以上,这也通常会导致亨廷顿舞蹈症的症状会在20岁之前出现。这意味着青少年亨廷顿舞蹈症属于一种罕见疾病中的一种罕见形式,所以即使是神经学家在他们的职业生涯中也不太可能看到超过一个青少年亨廷顿舞蹈症病例。

因为青少年亨廷顿舞蹈症是如此罕见,所以我们对其了解远远少于对成人亨廷顿舞蹈症的了解。我们对青少年亨廷顿舞蹈症的了解往往来自于一些照顾过几个病例的神经学家的经验。从这些专家那里,我们得到了关于青少年亨廷顿舞蹈症的经典描述,即它会导致身体僵硬、行动缓慢、反应迟钝、学习困难和癫痫。这与在大多数成人发病病例中常见的明显的不自助运动(即舞蹈样动作)有很大区别。

新进展

意大利的Fernando Squitieri博士认为青少年亨廷顿舞蹈症患者家庭和成人亨廷顿舞蹈症病人一样有被关注的权利。他的团队刚刚整合了迄今为止最大和最详细的对青少年亨廷顿舞蹈症的研究。通过两项有着成千上万的亨廷顿舞蹈症患者参与的大型研究(“REGISTRY”项目和“ENROLL-HD”项目),他们发现有36名患者的症状在20岁之前就开始了,而且他们的临床数据是连续多年收集来的。为了弄清楚青少年亨廷顿舞蹈症有与成年型亨廷顿舞蹈症何不同,他的团队将这36名患者与来自同一研究项目的511名成年人进行比较。

他们关注的一个问题是青少年亨廷顿舞蹈症的症状是否在所有情况下都是相似的,或者根据CAG的重复次数可能会有所不同。他们选择将青少年亨廷顿舞蹈症患者分为CAG重复次数少于80次的和CAG重复次数多于80次的人群。

在成人中,亨廷顿舞蹈症发病的平均年龄是44岁。而在儿童中,CAG重复次数高达80次的儿童发病年龄是17岁,而CAG重复次数多于80次的儿童发病年龄是4岁。

两种青少年亨廷顿舞蹈症?

青少年亨廷顿舞蹈症也有权利被关注

进一步观察这两组青少年亨廷顿舞蹈症患者,发现CAG重复次数少于80次的儿童发病的第一个症状是笨拙,接着是不自主动作,如舞蹈症,以及强迫性行为。

在CAG重复次数多于80次的儿童中,其发病的第一个症状通常是行走困难,接着是较迟学会说话以及癫痫。

几乎所有的孩子都出现了身体僵硬和行动缓慢,大约十分之一的孩子在身体平衡和协调方面有问题。

青少年亨廷顿舞蹈症患者的发病速度是我们所熟悉的成人患者发病速度的两倍。而且,不幸的是,他们存活的时间只有成人患者的一半。CAG重复次数多于80次的儿童要面对更加糟糕的疾病,而且,不幸的是,他们存活的时间只有成人患者的五分之一。

其中4名CAG重复次数多于80次的儿童接受了核磁共振脑扫描,他们大脑的深层中心出现了萎缩,就像我们在成年亨廷顿舞蹈症患者中看到的那样。更令人惊讶的是,青少年亨廷顿舞蹈症患者的大脑在其他任何地方都没有发生任何退化,比如大脑表面的皮层。大脑表面的皮层这一区域在成人患者中是受损的。然而,科研人员并没有研究CAG重复次数少于80次的青少年的扫描图像。

基于这些发现,Squitieri博士的团队认为,事实上有三种类型的亨廷顿舞蹈症。第一种是我们了解了很多的常见的成人亨廷顿舞蹈症。第二种是青少年亨廷顿舞蹈症(juvenile-onset HD):遗传了的CAG重复约有60-80次的人从青少年中期开始发病,出现了笨拙、舞蹈症和行为问题。第三种(新的一组)将是那些遗传了的CAG重复次数多于80次的人,他们在4岁左右出现了走路困难、学习困难和癫痫的问题。Squitieri博士和他的团队称这种形式(第三种)为高重复型青少年亨廷顿舞蹈症并指出它是“侵略性”的。

一个范围?

虽然有可能存在两种截然不同的青少年亨廷顿舞蹈症形式,它们之间存在着根本上的差异。但实际上在CAG重复出现80次的情况下,发生巨大变化的可能性不大。记住,将年轻患者分为两组的决定是由研究人员提前选择的。考虑到这一点,那么CAG重复次数较小的组与CAG重复次数较多的组看起来不同就不足为奇了。 根据我们对亨廷顿舞蹈症在遗传学方面和生物学方面的了解,更有可能的是:青少年亨廷顿舞蹈症描述的是一个范围,一边是发病年龄非常年轻,症状是大脑发育迟缓以及癫痫,而另一边是青少年发病,患者会出现烦躁、笨拙和行为问题。

反过来,青少年亨廷顿舞蹈症作为一个整体很可能与成人型亨廷顿舞蹈症的一个部分。

现在已经清楚,青少年亨廷顿舞蹈症是一个范围
现在已经清楚,青少年亨廷顿舞蹈症是一个范围

但是,无论我们是将青少年亨廷顿舞蹈症患者分成两种类型,还是将所有患者视为一个谱系,可以清楚知道的是:CAG重复的次数越多,发病的时间就越可能越早、发病的进程(大脑延迟发育和癫痫发作)就可能越快。

这些信息为什么有用?

我们认为这些见解是对青少年亨廷顿舞蹈症见解中最有价值的。它们将立即对这些人有帮助:照顾这些年轻患者的临床医生和那些很难找到医生帮孩子看病、难以找到其他专业人士倾听和理解他们孩子所面临的独特挑战的家庭。

展望不久的将来,这项研究将极大地帮助我们尽快为青少年亨廷顿舞蹈症患者提供新的治疗方法。这些治疗方法包括激动人心的新药,比如那些降低亨廷顿蛋白产量的新药。一些决定完全取决于这样的研究,比如开始治疗青少年亨廷顿舞蹈症患者的最佳时间、以及如何衡量药物是否有效。对于目前正在实施的几项降低亨廷顿蛋白的项目来说,这项研究来得正是时候。

帮助青少年亨廷顿舞蹈症患者对许多家庭来说是当务之急,这也是我们采访过的所有药物研发人员的首要任务。它有着巨大的挑战。比如存在着这样的风险:如果一种药物对正在发育的年轻大脑造成不必要的损害,这就有可能使青少年亨廷顿舞蹈症患者的生活变得更加困难。

因此,了解青少年亨廷顿舞蹈症的症状以及它是如何影响大脑的会在为青少年亨廷顿舞蹈症患者及其家人提供有效治疗这一紧急任务中提供极大的帮助。

本文的翻译由风信子亨廷顿舞蹈症关爱中心的志愿者柯晓云翻译。

对于目前正在实施的几项降低亨廷顿蛋白的项目来说,这项研究来得正是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