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廷顿舞蹈症(HD)研究信息 用通俗的语言 由科学家撰写 为了全球HD社区而设

你在寻找我们的图标吗? 你可以下载我们的图标,并在共享页获取使用指南。

辅酶Q10在亨廷顿舞蹈症中的研究在失望中结束

7

最大的亨廷顿舞蹈症试验, 测试辅酶Q10, 由于无效而被中止。 这对亨廷顿舞蹈症的研究意味着什么?

Dr Jeff Carroll撰写 关于2014年8月15日Dr Ed Wild编辑; Xi Cao译制最早发布于2014年8月13日

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亨廷顿舞蹈症试验治疗在本周初被叫停。 迄今为止的研究分析表明, 不太可能表现出积极的结果。这项研究,被称为2CARE,目的是测试辅酶Q10是否能减缓亨廷顿舞蹈症的病情发展。

#辅酶Q10高清早期试验

辅酶Q10,或CoQ10,是一种天然存在的物质,在我们的身体的所有细胞中发现。细胞利用它,作为食物转化为化学能的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辅酶Q10通过能源创造, 与穿梭的高能粒子反应。

我们身体的每个细胞几乎都装满了发电机, 叫做线粒体。 辅酶Q10帮助线粒体制造能量。
我们身体的每个细胞几乎都装满了发电机, 叫做线粒体。 辅酶Q10帮助线粒体制造能量。

当科学家们观察亨廷顿舞蹈症患者的大脑,他们发现能量水平降低,像是发电厂不在全力运转一样。这表明,也许,支持能源生产可能是有效的疗法。在90年代中期的一些证据表明,给患者的CoQ10有助加快他们的细胞发电厂的运转。

1996年,Ira Shoulson为首的医生们发表了一项亨廷顿舞蹈症与辅酶Q10的小型研究。他们观察到,该药物的耐受性良好,但在试验下的的剂量和持续时间没有产生有利的结果 - 每天600或1200毫克持续6个月。

亨廷顿研究集团于2001年报道了较大的辅酶Q10研究的成果。 这项研究名为CARE研究,在更长的时间段(近三年)治疗数量较多的病人(347)。同样,研究人员发现,该化合物的耐受性良好,但它在改善亨廷顿舞蹈症的症状方面没有强有力的效果。

在这个时期,也有研究人员报告说,高剂量的辅酶Q10让患亨廷顿舞蹈症的老鼠好转了。这就提出了一个难题:为什么该化合物能让患病的老鼠好转,而不是人类呢?

#只是不够吗?

对不能把老鼠的辅酶Q10研究转化到人的问题, 有几种解释。最简单的是,辅酶Q10根本不起作用。另一种可能的解释是,它可能对亨廷顿舞蹈症有益的作用,但是测试使用的剂量过低。

现在看起来很明显, 辅酶Q10对亨廷顿舞蹈症患者无效。

一个大规模的帕金森症的研究(发表于2002年)认为非常大剂量的辅酶Q10(高达每天1200毫克)在帕金森病人身上的耐受性良好。也许亨廷顿舞蹈症患者被给予的辅酶Q10只是不足够?

研究人员带着这个问题回到实验室,并在亨廷顿舞蹈症的老鼠身上尝试大剂量的辅酶Q10。得到最大剂量辅酶Q10的老鼠似乎最有疗效。在一个小型的人类研究(发表在2010年)研究人员发现,人类患者能够摄取高达每日3600毫克的辅酶Q10, 而无重大负面影响。

所以,现在我们知道,亨廷顿舞蹈症患者可以摄取非常大剂量的辅酶Q10,至少在小鼠中,这些大剂量是最有疗效的。被这些信息启发,在亨廷顿研究集体的研究人员设计了有史以来在亨廷顿舞蹈症患者中规模最大的研究 - 拟招收609名志愿者 - 所谓的2CARE。研究将使用一个非常大剂量的辅酶Q10(2,400毫克每天),治疗的时间段高达5年

2CARE开始于2008年,计划于在2017年年末完成。

#2CARE被叫停

本星期亨廷顿研究集团在他们的网站发布了一个公告,宣布该2CARE研究是“因无效而停止”。在药物试验中,这意味着什么呢?

在一些案例中, 辅酶Q10让亨廷顿舞蹈症的老鼠好转, 但对人类患者无效。
在一些案例中, 辅酶Q10让亨廷顿舞蹈症的老鼠好转, 但对人类患者无效。

药物试验消耗资源。临床试验昂贵,因为所涉及的人员和资源。更重要的是,试验很耗时并有大的压力,而亨廷顿舞蹈症患者的家庭把他们的时间,精力和希望都托付在试验进程中。

运行2CARE研究的机构想出了监控试验进度的方法。在整个试验中运行常规的“中期分析” - 有点像一个赛车的维修站。这些分析是很是重要的, 因为在每个人最关注的是安全。如果人们服用这种药物后会损害健康,我们立即需要知道并且中止试验。

在安全方面,亨廷顿研究集团发布的新闻稿中指出,对照组(只服用安慰剂的亨廷顿舞蹈症患者)的死亡率是4%, 服用辅酶Q10的亨廷顿舞蹈症患者(试验组)的死亡率为7%, 试验组的死亡率较高。 他们指出,两组死亡率(7%和4%)之间的差别可能是个偶然,并可能不是由药物治疗引起。

监测试验的另一个方法是所谓的‘无效’。指徒劳无意义,在临床试验中, ,意味着中期分析显示,试验结果不太可能是积极的,所以没有继续研究的意义

在2CARE研究中,早期对研究进度的调查建议, 试验有不到5%的机会能产生积极的结果,最终,成功的机会过低,再加上担心高剂量的辅酶Q10可能是危险的,该试验被提前终止。

#后话

我们必须记住,这些失败的个案或许让人失望,但结合起来, 这是我们能够找到一种可行的治疗的唯一方法。

在这样的时候我们需要问,我们可以从辅酶Q10在亨廷顿舞蹈症的失败中学到什么?

首先,许多亨廷顿舞蹈症患者及家属已服用辅酶Q10多年,因为早期的迹象表明它可能是有益的。现在结果很清楚了,辅酶Q10不适用于亨廷顿舞蹈症患者

第二,我们现在可以把准备给2CARE研究的资源,转移给其他更有机会的研究。超过600名患者的5年试验是我们亨廷顿舞蹈症患者社区的一个大成就,我们希望在今后的试验中有更好的成功机会。

事实上,很可能在未来一两年,将有一些针对亨廷顿舞蹈症特殊潜在机制的研究会被推出,而不像辅酶Q10这样综合的化合物。之前参与2CARE研究的患者也可以帮助这些新的试验尽可能快地运行。

最后,值得考虑的是, 作为一个社取,我们对亨廷顿舞蹈症患者进行测试的药物。现在看来,之前用于决定在人类患者中进行测试辅酶Q10的证据是相当有限的。事实上,最近有研究试图再次观察到辅酶Q10使HD小鼠好转, 可是都失败了。2CARE研究的早期停止给了我们一个机会思考, 什么样的证据是足够让患者冒险测试药物。

#现在怎么办?

经过了这么多的时间和精力,这是一个没人想要的结果。治愈亨廷顿舞蹈症的道路不是一个简单的直线路径。 我们必须记住,这些失败的个案或许让人失望,但综合起来, 这是我们能够找到一种可行的治疗的唯一方法。即使是负面的试验结果也能帮助我们更好地了解亨廷顿舞蹈症以及如何开发和测试更好的药物来跟它对抗。